当前位置

> 正文

真皮标志,拨动感恩的心弦

2014/8/28 14:39:19 来源:中国皮革网 作者:刘亦学 >点击率: 我有话说(6298人参与)

[导读]

  大二的时候,父亲千里迢迢地从农村老家赶到学校看我,那是劳累了大半辈子的父亲第一次出远门。我到火车站接他的时候,父亲对身边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好奇,毕竟,对一个几乎没有进过城的农民来说,省城在他的眼里似乎就是传说里的天堂!

  安排父亲在我的床边坐下来,我去食堂为饿了一夜的他买点饭菜,匆匆赶回来的时候,就听见寝室里传来大声的“训斥”:知道这皮带多少钱一根吗,搞坏了你赔的起吗?我冲进寝室,父亲正站在一个室友的床边,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眼睛里闪动着混浊的泪光……我真想冲上去撕碎了那根皮带,但我忍住了,我默默地安排父亲吃完了饭菜,带他在偌大的校园里走走看看,我努力试图找一些轻松的话题冲淡父亲的委屈,但走着走着,父亲还是问了一句:那根皮带,要多少钱,下次咱家也买一根。

  我说那不是普通的皮带。但我没有告诉自己苦难的父亲,那件皮带,不是我们这个上大学第一年的学费都是借的家庭可以承受的,那根皮带是室友的父亲从机场专卖店带回来的“奢侈品”,价值上万元,但那万元在室友有着几家企业的父亲眼里,只不过九牛一毛,可那却是我们全家六七年的总收入!所以我没有对父亲说那根皮带的价格,尽管我知道自己父亲的坚忍与豁达,但当他知道自己十年的辛劳才能换来那样的一根皮带时,他苍老的心一定会充满忧伤!

  父亲带着一点遗憾回带到故乡,那点遗憾,是一种愧疚:他愧疚于自己的无能与贫困,不能给自己同样身材健美的儿子一根那样的皮带。但我却很为我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是他在我的童年就用自制丝绦给我编织了腰带,他还亲手在上面编织出狮子的图案和花纹,父亲的手工腰带不仅实用,而且近乎完美,但似乎跟不上潮流的步伐,于是上大学之前,我到县城咬牙买了一根皮带,40块钱,老板信誓旦旦说是真皮,我也就信了,因为拥有一根可以显眼地系在腰间的皮带,也是我成为男子汉的标志!只是后来,我很失落,也一直不敢吧皮带系在衣服外面,因为我的室友面带轻蔑地告诉我:你的皮带式人造革的,你看看我的皮带,有真皮标志……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和见识真皮标志——是由一只全羊、一对牛角、一张皮形组成的艺术变形图案。整体图案呈圆形鼓状,图案中央有GLP三个字母,是真皮产品的英文缩写,图案主体颜色为白底黑色,只有三个字母为红色。

  那年寒假回到老家,远远地望见母亲在忙碌,却没有看到父亲,一问才知道父亲已经在村口的沙场挑了一个冬天的沙子。那一大船的沙子,父亲一个人要挑一个月,船主给六百块钱的报酬,村里年轻力壮的年青人看都不看一眼,但父亲坚持了,因为他的内心深处也有一个愿望:自己一个冬天多累点,好给自己的儿子攒下能买起一根皮带的钱!

  寒假结束,走前的那天晚上,父亲很郑重地把用手帕紧紧包裹的二千块钱放到我手上:“去买一根真皮皮带吧,爸爸知道不一定够,但爸爸还会继续去挖沙挑沙的……”。我忍住自己的眼泪,我把钱轻轻地塞进母亲的口袋里,我说,钱留着翻修一下自家漏雨的房子,这学期我就可以用我节余的一等奖奖学金买根皮带了……

  父亲憨厚地笑了,只是他没有看到我转身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回到学校,我没有再犹豫,立刻到专卖店买了一根有真皮标志的皮带,虽然没有室友的那根名贵,但我也爱不释手,我没有舍得系在自己的腰上,而是打包邮寄给了远在农村老家的父亲,因为只要我一闭上眼睛,我的泪光中都会出现——父亲佝偻着腰在幽暗的河道里穿梭,他手里晃悠悠的扁担绳就是我手上的皮带,没有一根真正的好皮带,六十出头的他挑起一二百斤的担子时常常腰膝发软,我固执地相信,需要一根好皮带的,不是我,而是我善良憨实的慈父,我系再好的皮带也不过是毫无意义的炫耀,而我的父亲,有了结实的真皮皮带,他就永远可以挺直腰杆,不再畏惧重担在肩……

  但父亲死活不愿意接受,又寄回了学校;我又打包邮寄回去,他再邮寄回来……如此往复几次,我只好收藏起那根皮带,直到大学毕业的晚会上,我把自己一直心爱的真皮皮带赠送给了一个比我还苦难的学弟——他是我的老乡,父母双亡,在爷爷的养育下上了重点大学,是从小到系着布条直到考进重点大学……没有赠言,只有祝福,祝福我心爱的皮带能“宝剑”赠英雄,因为我的真皮皮带只配给真正有一颗感恩的心并且懂得感恩的人使用;一根皮带并不能言,但它价值就是其中凝结的感恩的心;我希望学弟像我曾经一样:不是只做真皮标志的发烧友,而是一个“因物而爱人”的思想者,在每次紧紧皮带后自信地走上前台,都能忍住盈满眼眶的泪水,不是因为“抚物思人”,而是因为心怀感恩……

标签:真皮标志 责任编辑:[朱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