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资讯>

 新秀集团:外贸企业,向内走

新秀集团:外贸企业,向内走

2020-10-09

来源:eeo.com.cn

作者: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 新秀集团是浙江省平湖市的一家箱包生产龙头企业,在今年一季度,这家企业赶在海外疫情蔓延前的“窗口期”出口了300余集装箱产品,3月开始面临了内外贸订单的大幅度下滑,至5月开始出现恢复的迹象。

在平湖,聚集着500余家各类箱包企业,每年有2.2亿件各类箱包从平湖发往全球各地。与上世纪90年代中国东部地区陆续崛起的各类产业集群一样,来自海外采购商的订单一点一点在平湖催生了一个密集、完整的产业基地,大部分订单来自欧美地区。

但从今年3月份,来自海外地区的订单快速流失,一些已有的订单也被海外采购商叫停,部分工厂进入停摆状态。在5月召开的一次平湖箱包企业家座谈会中,参与的企业反映了目前企业面临的一系列问题:订单大量取消,在手订单仅能维持5月份生产计划;多数企业已经裁员;库存积压,企业供应链、资金链问题已经显现。

8月6日举行的一次箱包座谈会中,箱包产业被认为是平湖遭受损失最严重的产业之一,不管是出口还是内销数据都出现了“有史以来幅度最大的下降”。“如果企业无法在此次疫情中坚持下去,那么箱包行业将会连转型升级的机会都没有”,平湖市箱包协会公众号的一篇文章记录了平湖箱包协会会长赵学群的这样一句讲话。

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如何度过此次危机,是箱包行业面临的共同难题。

“窗口期”

2月10日,新秀集团开始复工,工厂马不停蹄的赶出了300余集装箱货品,发了出去,这些订单大部分都是2019年四季度接到的订单。

回头看,2月中旬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产业复工直至海外疫情的爆发,期间的近一个月时间成为这场外贸企业疫后长跑的“窗口期”。在这个期间,企业尚有机会把积累的订单赶出来、交付,从而降低库存、收到回款。

在当地企业复工如火如荼进行时,新秀集团董事长施纪鸿已经嗅到了风险的可能性,一方面是海外国家有拒收货物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是海外疫情也有蔓延的可能性,无论出于哪一种,寻找新的订单都是需要迫切进行的事情。

2月份,新秀集团就开始进行健康防疫包的设计和生产,在海外疫情开始蔓延之时,新秀集团又响应当地政府的号召,投产建设口罩生产线,在获得相关资质后,开始进行防疫物资的生产和出口。进入3月,欧美地区疫情的蔓延极大的冲击了当地的消费市场,往年如期而至的采购商也不见了踪影,甚至一些以前已经下好的订单也未能如期履约。

在赶订单的推动下,一季度的箱包出口尚未受到大的影响,但在二季度疫情的影响快速显现,中国海关数据,上半年中国箱包及类似容器出口为95万吨,同比下降37.7%,其中5月单月同比下降55.1%。

“去库存,转内销,跨境电商”

新秀集团是一家已经建立超过20年的箱包集团,作为产业的龙头企业在面对短期风险时尚具有一定的韧性。“我做箱包20年,期间也没有离开自己的主业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但我担忧的不仅是自己的企业,而是整个行业的形势”,施纪鸿坦言。

在整个上半年,新秀集团无论是国内或是海外的订单都出现了大幅度下降,尽管未进行大规模裁员,但是依然对员工进行了滚动调整,一批员工继续从事原有订单的生产,另一批则参与到了市场营销之中,至5月份订单开始逐步恢复。三季度,随着国内市场的恢复,新秀集团的线上、线下渠道开始恢复,产业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复苏阶段,“大的趋势肯定是好的,旅游、出行的人会越来越多,但可能需要度过眼前的两三年时间”。

施纪鸿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是很想聊自己的企业,在目前行业形势前,单个企业的做法对行业的可借鉴性只怕是很有限。”“我的看法是去库存,转内销,跨境电商”,这是施纪鸿给出的策略,早去库存关系着企业现金流和产业链的健康:“再不赶紧去库存,到了年底,会影响到资金链,海外采购商可以用不可抗力不给我们结款,但我们不能不给国内供应商结款,做内贸就是一个去库存的途径”;另一方面,随着东南亚箱包产业的兴起和贸易形势的变化,中国外贸箱包企业要从生产和市场两端“向内走”,而这也需要更多国家、地方政策的支持。

2016年,施纪鸿打造了一个集合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的平台相伴宝,希望能够为本地的产业集群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一个提高制造能力和获取订单的平台。通过相伴宝平台为各类箱包相关上下游企业提供设计打样、订单共享、原料集采、产能共享、检测验货、物流货运、跨境仓库、供应链金融、品牌共享、培训交流等一系列服务,让中小微企业获得与企业同样的资源与抗风险能力。这是一个已经推动了超过3年的项目,今年以来施纪鸿明显感觉到愿意加入这一平台的企业开始变多。

在今年的疫情中,这一平台通过自建的直播基地等渠道寻找内贸的商机。8月,新秀集团主要参与建设的平湖箱包城举行了一场“8.18箱包欢乐购”活动,在这场活动中抖音的购物车点击量从第一天直播的1194次,增长到第四天的5000多次。

与此同时,行业展会这一内贸的重点手段也没有松懈,虽然因疫情原因原定7月份的上海国际箱包展推迟了,但经过平台展会部的不断努力,相伴宝平台主办的第十七届上海国际箱包展将于12月9日-11日在上海浦东新国际博览中心举办,行业里重点企业都将参与此次展会,主要就是为了开拓国内市场和订单。

“向内走”

除了传统的营销方法,2020年施纪鸿也想做一些突破,相伴宝正在贵阳帮助推进一个电解铝深加工项目,依托于当地的电解铝产能建立一个铝制箱包的生产基地。2018年新秀集团收购了德国老牌箱包品牌AIRLINE,并将其作为新秀集团在铝合金箱包领域的主打品牌。

“贵阳有很好的电解铝产业基础,当地政府意愿也很强”,施纪鸿表示。

2020年春节前,施纪鸿曾经赶赴印尼考察当地产业链,东南亚地区近年快速崛起的轻工产业给中国箱包企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2017年博鳌论坛上,施纪鸿曾经对经济观察报预测了东南亚地区带来的挑战以及国际贸易形势可能存在的变数,这些在接下来的3年时间中一一应验。

在施纪鸿看来东南亚箱包产业的兴起,不仅会在短期冲击外贸出口,同时长期来看欧美企业利用东南亚低成本的产能向中国出口箱包又有可能冲击内贸企业,而这才是最大的产业隐忧。“中国企业与其向东南亚转移,为什么不向内地(中西部)地区转移?”施纪鸿问道,这种“向内转”不仅包括了加大内贸市场的比例,同时也包括部分产业向中西部的转移。

一位外贸从业者也提示了外贸行业存在的这种“危机摇摆”,每一次危机袭来后,外贸企业都会短暂的尝试“向内转”,但在危机度过后,相当比例的又重新摇摆回来。

“‘向内走’可能还是需要更多的政策,特别是国家层面的产业政策去引导、推动”,施纪鸿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责任编辑人:冉福林

赶快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

收藏:

分享:

Copyright 1998-2015 chinaleather.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皮革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1 京网安备 11010100116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1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