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要闻>

 谁让球鞋疯狂?

谁让球鞋疯狂?

2019-11-18

来源:cicn.com.cn

作者:



随着潮流文化逐渐兴盛,球鞋成为潮流消费之王。一双新款球鞋的发布引人彻夜排队、参与官方App登记抽签、参加实体店排队摇号,而买到一双限量版球鞋者,转手则增值数十倍,这种火爆现象引发社会关注。球鞋作为年轻人的日常用品,为何被炒成了奢侈品?“疯狂”的球鞋背后,藏着一个怎样的江湖……

一双球鞋能用来干什么?除了穿着外,还可以用来炒作。
对大多数年轻人来说,球鞋早已不是单纯的运动用品,耐克、阿迪达斯、范斯等各大品牌的经典鞋款更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变成了消费者追逐的热点。

藏鞋变炒鞋
说起球鞋,不得不提到著名的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当年,耐克公司签下他作为品牌代言人,并从1985年开始为其定制AJ系列签名鞋。此系列是迄今为止最畅销的篮球鞋之一,同时也是球鞋文化中的佼佼者,是球鞋爱好者津津乐道的系列鞋款。
出于对偶像的崇拜,很多人开始收藏一些和明星有关的球鞋,北京的李茶就是其中之一。2004年,因为一次不错的考试成绩,还在读高中的李茶在父母的资助下买到了人生中第一双乔丹球鞋。当年,对于工薪家庭来说,1000多元不是一个小数目。买到梦寐以求的AJ球鞋让李茶如获至宝,每次穿完都要把鞋仔细擦洗一遍。
工作后的李茶每年都会买四五双AJ球鞋,但不再用于打球或是穿着,而是收藏起来。从获得第一双球鞋到房间被塞满,在专注于收藏球鞋的几年里,他不仅关注了各类球鞋的发售,也见证了鞋市的风云突变。在一双新球鞋发售后几周,市场价可能翻倍甚至翻几倍。
今年5月11日,AJ品牌与美国说唱巨星Travis·Scott联名发布的全球限量球鞋AJ1“倒勾”,因其独特的“倒勾”设计而备受追捧,在市场上“一鞋难求”,被鞋迷们称为今年的“鞋王”。这款发售单价为1299元的球鞋从8月份市场均价5000~ 6000元,一路飙升至最高的1.8万元,价格上涨了大约13倍。而在球鞋价格飞速上涨的背后是日渐发力的炒鞋行业。
胡进是一名在校大二学生,和李茶一样也是忠实的鞋迷。别看年龄小,可他已经有了两年的炒鞋经验。“我以前是潮鞋爱好者,当时原价买到一双限量版球鞋,还没出商场门口,就有人加价500元求购,我才知道有炒鞋这个行业。”胡进说,这次偶然的机会让他看到了炒鞋的利益所在,渐渐地开始了解并步入了炒鞋行业。
然而,感受到球鞋市场急速“升温”的不只是消费者,越来越多的商家提出联名、定制、限量的概念,炒作鞋子的独特性和稀缺性,借机提升鞋子的附加值,致使“一鞋难求”的情况愈演愈烈。同时,一些商家采用明星带货以及饥饿营销等方式,让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炒鞋这一行业。

平台推波助澜
由于炒鞋市场逐渐升温,线上的交易规模逐渐扩大,一些球鞋交易平台应运而生。
“过去,你想买一双限量版新款球鞋可以通过实体店排队,或者线上抽签等方式实现。如今,你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在球鞋交易平台上买到。”胡进介绍说。
这些交易平台的出现,为球鞋转售市场创造了行情与交易的通道。随着一些品牌商不断投放限量鞋款,造成供需两旺,从而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与支持。
炒鞋的“火”越烧越旺,球鞋交易平台的成交额快速提高,球鞋价格迅速飙升,让整个市场参与者越来越多,甚至受到了全社会关注。
据美国一家网站日前发布的二手球鞋行业报告显示,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60亿美元。其中,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已超过10亿美元。
记者登录几家国内球鞋网络交流平台了解到,中国球鞋二级市场中的主要转售平台包括:“毒”“nice”“斗牛”等。其中,于2017年8月正式上线的“毒”App,目前在国内市场中占据较大份额。据媒体报道,“毒”App今年4月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最新估值达到10亿美元。
球鞋转售市场的火爆吸引了职业炒家进场,更有“游资”伺机而动。有团队和大户联合坐庄,哄抬价格制造恐慌,吸引散户高位接盘。
在炒房、炒股、炒币中运用的金融手段被原封不动搬到炒鞋市场。一些平台App顺势推出了关于球鞋的行情分析和实时报价功能,甚至有的平台会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耐克、AJ、阿迪达斯三大“炒鞋指数”。
时高时低的价格指数让散户胆战心惊,供应链、资金链的脆弱性,让无数人的心情、生活因一双鞋而跌宕起伏。
炒鞋不是只赚不赔,有的职业炒家也会因为一次判断失误,让自己悔恨一生。李茶告诉记者,今年7月,成都鞋圈小有名气的“刘饼干”就上演了“击鼓传花”的金融操作。“刘饼干”在明知缺货的情况下,仍然大量接单。之后,用后面的消费者的货款来补偿前面的购买者。如此轮番操作,“刘饼干”不但没能靠炒鞋发家,反而背上了千万元债务,最终被债主举报,被行政拘留了30日。
球鞋市场的火爆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10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发出一份以《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为主题的金融简报,其中明确提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防范此类风险。

消费维权的是与非
球鞋转卖生意火热,随之也带来大量的消费投诉与质疑。
据某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用户投诉大数据显示,涉及投诉较多的鞋类鉴定交易平台被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商品质量、假货泛滥、久未发货、恶意扣款、退换货难、商家“砍单”六个方面。
拿退换货难为例,北京市民于先生日前在“毒”App上购买了一双篮球鞋,由于个人情况想要退货,却被客服告知物品不支持七日无理由退货。客服表示,如果顾客想退货的话也可以,但必须交纳89元技术服务费。
“客服告诉我平台规则就是这样,但是国家规定网络购买商品七日无理由退货,他们为什么不遵守?”郭先生对此表示不解。
对于89元的退货技术服务费,“毒”App是有说明的。记者查阅买家须知后得知,消费者在该App下单后会有30分钟的“购物冷静期”。在这段时间里,消费者联系客服取消订单就不会产生费用。一旦超过“冷静期”,平台就会根据交易环节的不同,收取不等的费用。比如在卖家发货之前,违约金为28元;卖家发货后、平台未鉴别时,需要65元的查验鉴别服务费和打包物流服务费;如果平台已发货的话,鞋类需要支付89元,其他物品则需要99元查验鉴别服务费及打包物流服务费。
对此,记者咨询“毒”App客服,服表示:“毒”App只是一个交易平台,平台上的卖家有些支持七日无理由退货,有些不支持,顾客根据自己可接受的条件来决定是否下单购买。”
“个人原因引发的退货,很难说究竟会不会对商品产生影响。”李茶表示,自己在网购球鞋时最担心的就是买到别人退回的商品,自己在下单前一定会做好相关功课,希望拿到的是全新的鞋子。“有了像退货需支付退货技术服务费这样的规则,一定程度上还能够维护真正喜爱球鞋的消费者的权益。”李茶表达了自己的见解。
《网络购买商品七日无理由退货暂行办法》第三条规定:“网络商品销售者应当依法履行七日无理由退货义务。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应当引导和督促平台上的网络商品销售者履行七日无理由退货义务,进行监督检查,并提供技术保障。”买家选择退尺码不合身、不合脚的衣服、鞋帽,显然符合上述“七日无理由退货”的相关规定。
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他认为,球鞋交易平台制定下单过半小时退货就收取违约金的规则,不仅是加重消费者责任的不公平格式条款,而且属于违法条款,应该无效。平台虽然有制定规则的自主经营权,但前提是不能违反现有法律法规。网络购物七日无理由退货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赋予消费者的权利,也是电商经营者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如果经营者的经营行为违反了现有法律法规,就必须依法受到规制。建议当地监管部门对该平台的格式条款内容进行监督检查,一旦认定为不合理或不合法的格式条款,应及时责令整改,并依法对其进行处罚。

□本报记者 李 翔/文并摄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赶快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

收藏:

分享:

Copyright 1998-2015 chinaleather.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皮革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1 京网安备 11010100116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100044